提问

#楼主# 2019-8-26

跳转到指定楼层
自从退出政坛,我将不少精力投放在教育工作,因为儿童和青少年的未来,就是我们整个社会的未来。我一直想,我们有没有能力营造出一个环境,让他们快乐,让他们对自己的将来有希望,让他们感觉到爱的存在?我们有没有办法让他们成为比我们更加正直、更加善良、更加懂得关怀他人的人呢?很多香港人都和我一样,一直在为此努力,但过去两个月时局的发展,却让我们忧心如焚。


要坦白承认香港病得很重▲▲▲有朋友告诉我,因为近日的社会纷争,有一批小朋友开始担心,开学之后他们会被同学排斥,没有人愿意和他们玩耍,没有人愿意和他们说话,甚至遭到欺凌。他们低头做人,最害怕的就是「见家长」。因为他们是警察的孩子。
另一方面,我又见到很多年轻的示威者被标签为失败者、「废青」,上街只是因为「买唔起楼」,仿佛他们的价值观就只得物质。他们真的如此吗?还是我们这些拥抱物质主义的上一代强加给他们的?我们是否一直对他们的追求视而不见呢?
是的,我们要坦白承认,香港病了,而且还病得很重,病到每逢周末我们就会心惊胆战。为什么我们会走到这个地步?这是一个非常严肃和复杂的问题。只有真相能让香港重新上路▲▲▲香港如今的局势好比一团混乱的死结。想要解开这个结,若用蛮力去拉扯两端,只会让这个结愈缠愈紧。我们必须有耐心,细致灵巧地去梳理那一团纠缠不清的线索。如果真想要做到这一点,两端都应该先放手,缓一缓,我们需要时间去梳理死结。没错,大家都要给大家一点时间,接下来才能逐渐看清楚真相,才能明白香港这场危机的来龙去脉。
我们有权知道真相,而只有真相,才能让香港重新上路。但我们同时还要有心理准备,真相有时候可以非常尖锐,让人刺痛。它可能会让我们每一个人都觉得不舒服,觉得很难接受。于是这段可能十分漫长的治疗过程,就来到最考验我们香港人的时刻了。我们是要继续互相指摘,还是愿意放下仇恨,重新对话?我们是非要把对方逼到无路可走的困境?还是愿意再付出多一点,彼此宽恕,然后和解?
首先,请千万不要误会,这不是一场战争。这里没有死敌,有的只是家人。我们大家有不同的年纪、不同的职业、不同的身分,还有不同的政治信念;但我们都是香港人,是住在同一屋檐下的一家人。这是我们之间最基本的共同基础。
否则的话,硬要分穿黑衫或白衫的不是香港人,又或者穿制服的不是香港人,那就好比把一面原本好好的镜子打碎,剩一地碎片,而每一块碎片都尖利得可以让人割伤淌血。
既然我们是一家人,我们就有可能做到那最难做的事:宽恕与和解。教宗方济各曾说过:「宽恕,不仅能拯救分裂的家庭,还能使我们让社会变得没有那么无情和残酷。」宽恕并不容易,它会让人疼痛;但痛完之后,伤口却能得到愈合。至于另一边,则是非常残酷而且看不到尽头的仇恨循环。我们愿意选择哪一边呢?和解,也绝对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容易,它其实是对我们气量的挑战。黑白以外,我们能不能容许香港有不同颜色?这座城市究竟是一道光谱宽阔的彩虹,还是只有双色甚至一种颜色的顽石?
不错,过去两个月香港确实发生了很多事,让大家都心如刀割、悲愤莫名。但我恳请大家记得印度圣雄甘地留给我们的宝贵教诲:「以眼还眼,只会让天下盲目。」
大家有没有看过电影《甘地传》?它的结尾特别让我感动。当时甘地为了制止印度教徒和穆斯林之间的杀戮,绝食到了奄奄一息的地步,使得很多本来被仇恨蒙蔽双眼的群众深受感动,纷纷来到卧在病床上的圣雄面前,丢下武器。这时候,一名双目血红的印度教徒却带来一块面包给甘地,请他停止绝食,同时嚎啕大哭,说要把地狱留给自己。为什么?原来这个男人,曾经按着一个穆斯林小孩的头狠狠撞到墙上,把他活活撞死。甘地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?他说,自己的孩子被穆斯林杀了,他要报仇。甘地慈祥地安慰他,告诉他有一个不用下地狱的办法,那就是去找一个父母在动乱中被杀害的穆斯林小孩,然后把他当成是自己的儿子,好好抚养成人,并且确保要把他养育成一个光明正大的穆斯林。宽恕、和解、爱,能让我们焕发新生▲▲▲宽恕、和解、爱,这么好的意念,真正实行起来就是这么困难,需要很多很多的勇气。但是同时,它们的力量却真是巨大到不可思议,这种力量能够让我们焕发新生,让我们这座城市变得更加伟大。我们做得到吗?我相信可以,因为这里是香港,我们是香港人。作者是前财政司长曾俊华


回复

使用道具

B Color Link Quote Code Smilies
© 2019 单程证交流社区解决单程证申请|审批|查询等流程 版权所有 香港新港人 技术支持:香港资源
返回顶部